对话盛宇投资沈琴: 一领域一群合作伙伴,构建产融结合医疗投资生态圈

2019-11-05 14:04   来源:投资界
摘要:对话盛宇投资沈琴:一领域一群合作伙伴,构建产融结合医疗投资生态圈,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对于投研能力不足的机构而言,在医疗投资领域踩坑是大概率事件。

       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的投资,大健康产业都是一个兵家必争之地,而盛宇投资一直在低调潜行。

“21世纪的前十年是医药大发展的十年,接下来就是医疗器械了。”九年前,刚刚加入上海盛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盛宇投资”)的沈琴就提出了这一观点,那时恰逢盛宇投资转型的关键时期,她毅然挑起了组织一支专业医疗团队的重任。

盛宇投资合伙人沈琴

“我们几乎每支基金的10%都是自有资金参投,相信这个比例在市场是非常高的。”盛宇投资合伙人沈琴接受投资界(ID:pedaily2012)专访时表示。盛宇投资的新一期医疗基金募集丝毫不畏寒冬,投资的节奏也在同时推进,“我们最近刚投了一个做脑卒中取拴支架防治一体的技术平台,叫心玮医疗。”

10亿基金4个月完成募集

10%自有资金参投

2019年7月,盛宇投资联合鱼跃集团共同发起设立江苏盛宇黑科医疗健康投资基金,规模为10亿。该基金主投具备“医疗+科技”与“医疗+消费”属性的健康美好生活产业,这支新基金也成为盛宇投资旗下继上海黑科、苏州盛宇、丹阳海盛之后成立的第四支医疗基金。

作为一家专业纯做医疗器械制造的公司,鱼跃集团在产业并购领域非常活跃,并且越来越专注聚焦,这一点和盛宇投资的理念完全吻合。“鱼跃和我们都觉得时间点刚刚好,成立于2016年的第一期医疗基金去年也投完了,其中两个项目已经退出。”沈琴谈到这支基金成立的初衷时说道。

这已经是双方的第二次携手了。2016年5月,鱼跃集团和盛宇投资、苏州工业园区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中心共同设立苏州盛宇医疗天使基金。目前,该基金已经进入退出阶段。

2005年盛宇投资成立,定位PE投资,2006年即主导借壳重组大盈股份(600844),置入化工资产更名为丹化科技。2007年投资的中国IC封装巨头华天科技(002185)中小板上市,短期内连中两元,借壳和IPO左右开弓,引发市场极大关注。盛宇也借此高歌猛进,大力度布局Pre-IPO市场,彼时,“全民PE”席卷大江南北,各路资金疯狂涌入。

然而,盛宇却选择了另辟蹊径,“2010年我们开了一个闭门的合伙人会议,提出了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战略,决定放弃PE的打法,实施专业化投资战略。转型VC,专注中早期创业企业投资。”沈琴回忆道,“赛道分配时,我领了医疗。”

在加入盛宇之前,沈琴有十余年的咨询从业经历,大部分客户来自于医药行业。2011年起,沈琴正式组建团队,此后用了六年多的时间,从前期自有资金试水到面向市场募集,从单纯的“选赛道”到“生态圈战略”再到形成“疾病谱解决方案”的专业化投资打法,盛宇医疗投资团队不断走向成熟。

近十年中国股权投资的发展趋势也证明了盛宇投资在PE业务发展巅峰期选择转型VC的前瞻性,公司已先后投资了新产业、爱朋医疗、康泰医学、致善生物、纳百医疗、茵络医疗、中帜生物、领晟医药等几十家医疗项目。

最终也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盛宇投资早期已清算基金平均回报倍数6到7倍,100%全退出,无一失败案例,除区域基金外,退出期PE/VC基金的IRR20%到30%,专项基金的IRR在200%左右。

平台+生态圈

我们一直在进行无边界加固

过去9年,沈琴一共践行了四件事:组建专业化团队并不断精进投资能力和专业化能力;形成了专业化项目挖掘和研判的体系;摸索出了一套适合医疗产业特点的全流程风控体系;通过投后管理创造价值,资本赋能为企业增值。

“我们自始至终都在做一件事情,就是不断提升我们平台和生态圈的能力,进行无边界的加固。”沈琴总结道。盛宇投资平台的独特之处就是跨市场的投资能力和跨专业方向的交叉评估体系。盛宇投资阶段覆盖了创业期,成长期和已上市公司的投资,这种跨一二级的投资能力有更宽的角度把企业放到整个资本市场体系中去评估,同时“我们医疗团队的某些项目也是和TMT团队打通的,像数字医疗、智慧医疗等。”沈琴认为这样大大提升了投资决策的准确度和效率,这是盛宇投资15年的投资实践才得以形成的一个强大优势。

盛宇投资一直在努力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以生态圈的理念和产业基金的思维开展投资。目前,盛宇医疗团队的投资工作方法,在经历了1.0版本的选赛道之后,2015年进入从生态圈切入的2.0版本。用沈琴自己的描述就是——“盛宇投资已经形成了‘一领域一基金、一群产业合作伙伴’的生态格局。”

“我们要做的就是走到临床一线去,走到研发一线去,去发现什么样的赛道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赛道,能让我们快速发现项目判断项目,找到别人没看到的价值,识别别人没能及时发现的风险。”沈琴表示。

医疗产业链条十分复杂,盛宇的医疗投资生态圈覆盖了从研发技术、原材料、关键部件、工业设计、IVD、耗材、设备临床实验与申报、渠道、临床等终端销售等各个环节,合作伙伴包括高校、研究院所、上市公司、医院科室等。

2015年至今,盛宇投资已经与鱼跃医疗、华天科技、江苏神通、华海药业、恒宝股份、丹化科技等上市公司建立了产业基金。

生态圈为投资决策提供了有力辅助。“我相信,只有集中和专注才能形成生态。这么多年的聚焦,使得我们在IVD领域,通过投资新产业,以及与迪瑞医疗、美年大健康、深圳大学IVD工程实验室等伙伴的合作,又投资了数十家企业;在设备耗材方面,我们不仅与鱼跃医疗有深度合作,还和来自长海医院、仁济医院、新华医院等多个科室的临床专家有密切的交流,在心脑血管、外周、麻醉、疼痛等领域布局的企业超过了十家;在医药领域,我们跟华海医药合作,还聘请来自九州通医药的龚总担任我们的特聘专家。” 

目前沈琴还兼任了江苏省医疗器械行业协会的副会长,在业内由投资机构出任协会副会长的案例应该不多见。

2018年,盛宇医疗团队投资方法进入3.0版本,提出了疾病谱解决方案,以“2+N”的方式来进行投资布局,即聚焦疾病谱中发病率最高、患者人群较大的两大病种——肿瘤和心脑血管疾病,以及N个慢性疾病的早筛早诊、精确诊断、治疗、康复为一体的解决方案。

未来三年

进口替代和持续创新是我们投资的主旋律

沈琴更愿意把医疗投资称为健康美好生活投资。作为抗周期行业,医疗领域一直是最亮眼的赛道之一,尤其是在2018年的募资寒冬开启之后,医疗投资异常火热。

这一热潮延续到了今年。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医疗健康领域,共计发生投融资事件374笔,交易金额达到502亿元。与2018年类似,医疗健康领域不论是交易笔数还是交易金额,都位居首位。

“医疗赛道正变得越来越拥挤,但实际上这是一个风险很高的行业。”沈琴也观察到医疗投资的过度狂热。在她看来,非理性追捧催生的泡沫化现象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估值虚高。

投资机构扎堆投资头部公司,因为犯错的可能性会小很多,这导致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在募资寒冬下,创业公司估值不降反增,而且越来越高。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对于投研能力不足的机构而言,在医疗投资领域踩坑是大概率事件。沈琴认为,投资的最高境界是能够投得进出得来,把“退出”贯穿全过程。

这两年盛宇医疗团队成功避开了很多雷区。“许多市场上抢得不可开交的项目,最后也都灰飞烟灭了。盛宇并不追求明星项目,更希望打造明星基金,为投资人创造持续稳定的回报”,这是盛宇的投资逻辑,也是沈琴一直坚持的。

人工智能+医疗保健一直被视为极具发展潜力的新兴领域。不过,临床应用场景难以落地是最大问题。有两大难题是沈琴认为不太容易攻克的,一个是,“人工智能目前尚不能达到诊断标准,大量停留在辅助识别的阶段,医院买单动力不足”。还有一个难以攻克的大山是,国内医院之间数据割裂,无法实现标准化使用人工智能技术。

未来三年,沈琴希望自己能规避的一个大坑就是模式类医疗创业项目。“模式创新就是一层纸的事,他们要么被证伪黯淡收场,要么被拷贝陷入价格战的泥潭了。盛宇医疗投资的方向一定是以硬科技为壁垒,必须是国内首创、国际领先的,真正意义上解决了临床痛点的创新型项目。”

对于一直看好的医疗器械领域,沈琴认为,进口替代和持续创新,将会是主要的投资方向,也将是支撑医疗器械高速发展的两大核心动能。

无论市场寒暑,未来医疗健康都将是VC/PE重金押注的赛道之一,而在狂欢和泡沫之后,唯有真正聚焦专注的专业机构才能存活下来。多年积淀,大浪淘沙之下,沈琴带领的盛宇医疗团队正越走越坚定。

分类:企业家   标签: 医疗健康VC/PE盛宇医疗